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瞒天计划>影评>瞒天计划: 天呢,那个阿姆斯特朗居然是个骗子!

瞒天计划: 天呢,那个阿姆斯特朗居然是个骗子!

电影中文名

瞒天计划

2016-08-25 22:16

邑人

邑人

想看 - 评分7.2

 

 

名的阿姆斯特朗有两个,一个是首先登上月球的宇航员,一个是首先拿下环法自行车赛七连冠的赛车手。两个阿姆斯特朗都成为了大咖,他们不仅姓同一个姓(宇航员叫尼尔·奥尔登·阿姆斯特朗,赛车手叫兰斯·阿姆斯特朗),他们还有一个共性,都被誉为骗子。声称宇航员阿姆斯特朗登月是造假的大有人在,甚至从照片到视频都阴谋论一样挖掘出一箩筐的Bug来,只是提出者始终无法找出直接证据,这位阿姆斯特朗的骗子地位也一直没有坐实。而自行车赛上最伟大的赛车手阿姆斯特朗取得伟大成就即环法赛七连冠的同时就一直被揭批说是靠兴奋剂制造出来的,称他为骗子,不幸的是,这一位阿姆斯特朗最终承认了,不仅所获得的七个冠军一并被捋掉,还被终生禁赛,生生坐实了超级大骗子的真面目,声誉扫地,这也成为了环法自行车赛乃至于全球自行车赛史上的最大丑闻。

 

兴奋剂是体育运动中的毒瘤。阿姆斯特朗依靠兴奋剂取得冠军的手段,实在是不够光彩,声名扫地也是罪有应得。多说一句,人们说阿姆斯特朗是骗子,但很少说美国是骗子,并不把阿姆斯特朗的美国身份与他的国家放到一起。可是,对于中国运动员来说,说某位运动员服用了兴奋剂,往往就是直接指责中国,起码爱国青年们是这么认为的。里约奥运会上,孙杨被澳大利亚选手霍顿攻击,说不愿意与孙杨一起比赛,因为孙杨不干净,是兴奋剂选手。且不说孙杨沾没沾过兴奋剂,单单是霍顿的行为,就让天朝爱国青年们很不忿,一时群情激愤,大有要干死霍顿老妈的架势。甚至国家媒体也开动宣传机器,炮轰霍顿及澳大利亚。而澳大利亚那边,体育方面的官员则只是简单地发表了一个说明以撇清关系,声称霍顿的言行只是个人行为,他拥有自己的表达自由,与国家无关。霍顿也没有批评中国,只是点了下孙杨个人,何以那么多人感同身受,觉得自己深受侮辱呢?说白了,还是弱国心态在作祟,就像长的丑的人总是不愿意别人往自己的脸上瞧,谁要是多瞅了几秒,便心理会不舒服,冷不丁给人一句“你瞅啥?”,却不知长的美的人还生怕别人不来看自己的颜容呢。一个霍顿,就让爱国青年们受不了,这种长期的受虐心理与自卑心态,该有多病态!不幸的是,唾骂霍顿的声音还没消失,那边厢中国游泳运动员陈欣怡就被爆出氢氯噻嗪检查呈阳性,在坐实了的兴奋剂面前,眼睁睁瞧着被取消了奥运参赛资格,而有关官员则迅速跟进,声称这只是纯个人行为,与政府无关。呜呼,当弃即弃,该拥就拥,变的比变色龙都快!但是,青年们虽然爱国,却无法否认一个事实,孙杨曾经被查出兴奋剂违规,当时体育局避重就轻的惩罚方式,已经引起了舆论大哗,很让人不猜忌。以至于,很长时间里,中国运动员服用兴奋剂被看做是国家的行为,而非个体行为。刚出的新闻中,2008北京奥运会3名中国女子举重运动员曹磊、陈燮霞、刘春红兴奋剂呈阳性,这简直就是一个超级大丑闻,这种大面积的被查处,总不好再搪塞吧。无论如何,使用兴奋剂非常不道德,以国家之力喂运动员兴奋剂更是无耻。

 

 

回到要说的《瞒天计划》这部电影的主角身上,要知道,兰斯·阿姆斯特朗在倒掉之前,一直是一个神话,也是著名的励志英雄。实际上,也是阿姆斯特朗(这里指赛车手阿姆斯特朗,以下不做特别标明处都是指他),让环法自行车赛成为了一个世界级的大赛。论影响力,颠覆时期的阿姆斯特朗之于自行车赛,就像乔丹之于篮球,贝利之于足球,老虎伍兹之于高尔夫球,邓亚萍之于乒乓球,奥沙利文之于斯诺克......他们都是神一样的存在,只是,别人都可以坐享业界神一样的影响力,安详退役后的时光,阿姆斯特朗则只能蹲在墙角里独自啜泣。

 

 

在谈兴奋剂之前,先来谈谈阿姆斯特朗取得的神迹。先说奥运会,阿姆斯特朗曾经参加过三次。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是阿姆斯特朗首次参加,最终获得公路自行车赛第14名;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他的名次前进了一点,获得公路赛第12名及个人计时赛第六名;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他获得了个人计时赛的铜牌,这也是他在奥运会上的最好成绩。其实,在天朝人的眼里,金牌至上,铜牌这点小成绩根本就不值一提。如果没有一个傅园慧,大概大家永远记不住得铜牌的是谁。

但是,就像NBA水平高于奥运会,足球世界杯水准高于奥运会,职业拳击赛水准也高于奥运会,在自行车领域,环法自行车赛才是这项赛事的皇冠,水准也远高于奥运会,获得环法赛的冠军更是难上加难。可是,阿姆斯特朗做到了,而且以史无前例后无来者的七连冠壮举,震惊了整个世界。更更让人震惊的是,他取得这一成就还是在癌症康复之后。曾经他癌细胞已扩散,医生曾预言只有3%的治愈率50%的生存希望,可他不仅坚挺了过来,还取得了更为不朽的成就。就凭这一点,阿姆斯特朗就砥砺了一个神话,树立了一座丰碑,成为一个大写的英雄,也成为励志之神。这一光辉成就熠熠发光,直到被证实使用兴奋剂之前。

 


 

1971年,兰斯·阿姆斯特朗出生在美国得克萨斯州。他的母亲生他时只有17岁,本身还是个孩子,而且不久就被她的男朋友抛弃。单身妈妈的生活很不尽人意,而再嫁人之后,继父对阿姆斯特朗也不好,甚至经常对他家暴。好在阿姆斯特朗有一个强壮的身体,5年级时他就一举夺得校长跑冠军,又在州游泳赛中夺得第4名和州少年组铁人三项赛冠军。为了让母亲生活中好一点,年幼的阿姆斯特朗拼命地投入到体育运动中去,希望通过奖金的形式来帮助她。1987年的“总统杯铁人三项”赛上,15岁的兰斯在上千名成年选手中排32名,而第二年便成了第5名。之后,阿姆斯特朗的表现越来越好,1990年新墨西哥州自行车计时赛他打破了记录,并正式被选入国家队。1993年美国职业冠军赛开出了百万美元冠军奖,阿姆斯特朗顺利赢下了冠军,并与母亲一起疯狂地欢呼。同年在挪威首都奥斯陆举行的世界锦标赛中,阿姆斯特朗再次拿下了冠军,挪威国王哈拉尔五世接见冠军时,照例不准其他人进场,但阿姆斯特朗为母亲争取到了机会,他说:“在我面前,国王绝不能无视我的妈妈!”

 

也是1993年,阿姆斯特朗首次参加环法自行车赛,并取得一个赛段的冠军,不过他并没有骑完全程。接下来的1994年,他取得了环法赛成绩平平。但是到了1995年,他就一举赢得了环法赛21个赛段中的18个赛段冠军。这时的阿姆斯特朗已经成为一名优秀的赛车手,但还没有到伟大的程度。接下来的一年才是至关重要的一年。

1996年,阿姆斯特朗25岁,他的国际排名已达第6位。这年他参加了奥运会,取得了个人计时赛的第六名,还赢得了“费雷切-瓦隆内”赛的冠军。这年他还刚刚签约了法国科菲迪斯车队,一切都在往好处发展,除了偶尔感到自己的蛋蛋有些不适。

 


 

这大概是女生们非常感兴趣的问题,长途踩单车,对于男生而言,那坨突出于体外的蛋蛋与小钢炮是否会很忧伤?答案是:是的,而且很很很忧伤!嗯。蛋蛋的忧伤,而且很严重。尤其是车座没调整好的时候。骑行的时候还好,一旦下了车,两个蛋蛋那一刻的酥麻,那感觉,简直觉得这玩意不是自己的,完全成了一坨累赘,这个时候即便来个喷血美女大概都没几个人可以勃起。等整个器官毛细血管里的血液换完一遍,待神经系统重新开始工作,怎么也得有个几分钟,这期间那种酸爽,在谁身上谁知道,实不足为外人道也。

1996年的阿姆斯特朗就时不时承受着蛋蛋的忧伤。起初,他也不以为意。在25岁的生日宴会上,兰斯突然头痛欲裂,而几天后他在打电话时猛然吐了一大口鲜血。9月30日早上醒来,他发现自己的蛋蛋已肿胀到了橙子那么大。从小没怎么生过病的兰斯不得不来到了医院,医生在给他做了全面的检查后作出了睾丸癌并广泛扩散的诊断。第二天,他就被推向了手术室。手术还算成功,但医生说,癌肿迅速扩散,遍布全身,12个致命的肿瘤占据了脑部、肺部和腹部,而且血液里到处是绒膜癌细胞。而且医生告诉他治愈概率只有3%,而且只有50%的成活率。更让人绝望的是,这时候阿姆斯特朗刚刚转会,还没有医疗保险!他的母亲不得不卖掉房子与汽车来为他治疗,这一切都让阿姆斯特朗变得消极。好在,经过一番挣扎,阿姆斯特朗在紧要关头,没有掉链子,在四个非人的化疗过程之后,最终扛了过来,不仅战胜了癌症,身体还得以康复,并回归了赛车道,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但是,更大的奇迹,还在后头。

 


 

对于治疗癌症的过程,阿姆斯特朗的总结是把cancer拆开,分别以每个字母重新拼出了“courage, attitude, never give up, curability, enlightment, rememberance of fellow patients”,即“癌症=勇气+态度+永不放弃+可以治愈+启迪+记住病友们。”这是他给癌症的定义,在病友的鼓励与亲情的陪伴下,加上自己的不放弃,终于完成了一个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经过了癌症的洗礼,他在精神层面也有了升华,再次投入到自行车之后,他的传奇经历才刚刚开始。

 

1997年,阿姆斯特朗宣布癌症病愈,离开科菲迪斯车队加盟美国邮政车队;1998年获得环卢森堡自行车赛冠军,环西班牙自行车赛第四名,荷兰世锦赛个人计时赛和公路赛第四名;1999年首次夺得环法车手总冠军,其中四次问鼎赛段冠军。对每一个赛车手来说,一辈子能够荣获一次环法赛总冠军就足矣。但是,阿姆斯特朗却没有止步,要拿就拿更多,结果一举连续七年获得总冠军。

 

环法七连冠(1999-2005)是一个伟大的成就,除了阿姆斯特朗之外没有人能够达到。在他身后,只有安杜兰在1991-1995年取得过一次五连冠。另外希瑙尔(1978-1979,1981-1982,1985)与莫克斯(1969-1972,1964)也取得过五次冠军,但已不是连续获得,成绩被阿姆斯特朗远远甩中后面。当然,现在我们已经知道阿姆斯特朗的七连冠是服用了兴奋剂后获得的,但即便是没有兴奋剂,阿姆斯特朗也是顶级赛车手,只是这冠军太不光彩而已。

 


 

没有为阿姆斯特朗洗地的意思。在兴奋剂案爆发之前,阿姆斯特朗的影响举世公认。在他生病的1996年,他即组建了一个癌症基金会,并设身处地用心投入去帮助那些身受癌症折磨的人。他在病中还认识了自己的女友,并与女友一起共同策划了象征着爱情的“玫瑰自行车赛”。一个负责任的男人的形象,在此就已经开始被建立了起来。当他重回赛场,他试着参赛,结果在历时5天的横穿西班牙赛中竟然获得了第14名,这个成绩把自己都吓了一跳。这也给了他极大的信心,并更努力地投入到了训练之中。

 

1999年的环法赛,阿姆斯特朗以绝对的优势摘取了桂冠。当时,曾经为他诊治的医务工作者和癌友们在大屏幕前炸了锅。整个美国都沸腾了,因为这是美国人第一次取得环法赛的冠军。耐克公司派专机接阿姆斯特朗回国,纽约市长出席了招待会,华尔街请他去敲响交易所大钟,上百万市民夹道迎接这位民族英雄。2004年,阿姆斯特朗第六次黄袍加身时,美国时任总统小布什将越洋电话打到了凯旋门,对正在举杯的阿姆斯特朗说:“你真让人敬畏!”2005年,在他取得第七个冠军之后,宣布退役。2009年,他重新复出,获得环法总成绩季军(第三名)。2010年,环法总成绩23名,再次宣布退役。

 

22个分赛段冠军、83次穿上黄色领骑衫,7个总冠军,这些数字让阿姆斯特朗建立了一个自己的王朝。

 

但是,就像任何神话都有诋毁者的存在。不管是夺得环法7冠,还是2009年的复出,作为这项运动的标志性人物,阿姆斯特朗始终有质疑相伴。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美国反兴奋剂中心、美国食品和药品监察局、FBI、法国资深媒体《队报》,无数机构质疑过车王。从第一次夺冠的13年以来,他的药检从未出过问题,但等待他的依然是问询、检查、秘密调查……

 


 

“这么多年以来,针对我的调查就好像是在搜寻女巫一般”,他曾经备感委屈地抱怨。最终,在2012年夏天的8月24日,41岁的阿姆斯特朗选择结束这一切的纠缠,宣布不再抗争,公开承认了自己使用了兴奋剂,而且从1996年就开始使用。这也意味着他在巅峰时期所获得的所有奖项,都是假的,都将会被捋掉,一夜回到解放前,还要背上骂名。

 

偶像的崩塌,真的让人猝不及防。在很长时间里,我都一直以阿姆斯特朗作为励志的偶像,丫癌症至此,蛋蛋被摘,居然还能拿下不朽的成绩,这种非常人能及的成就,浸透了他的汗水。而还原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他能做到,为什么我就不能,即便最终成就达不到他的位置,那么达到1%总还是有可能的吧。而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像病中的阿姆斯特朗及病愈后的他那样坚持不懈。在与人讲道理时,也经常将阿姆斯特朗挂在嘴边,作为激励别人的典型案例。结果,现在他倒掉了,真是让人尴尬。

 

兰斯·阿姆斯特朗的粉丝中分为“兰蜜”与“兰黑”,如同科比·布莱恩特旗下也有“科蜜”与“科黑”,姚明旗下有“姚蜜”与“姚黑”。我是一枚“兰蜜”,从上述的文字中,大概也能看出我的态度。即便是阿姆斯特朗是服用了兴奋剂倒掉的,我还是觉得他依然是一个英雄。而这部阿姆斯特勒的另类传记片《瞒天计划》,采用的则是典型的“兰黑”视角,因而从“兰蜜”的角度看上去,非常的不舒服。说起来也容易理解,《瞒天计划》取自英国体育记者、禁药案关键人物大卫·沃尔什(David Walsh)所著《七宗死罪:追踪兰斯·阿姆斯特朗》,就是这位英国记者坚持用了13年的时光将阿姆斯特朗赶下“七冠王”神坛。这部原著里一直是对阿姆斯特朗持怀疑态度,沃尔什也是不折不扣的“兰黑”,从这个角度出发,跟着原著走,影片黑化了阿姆斯特朗,也是必然的。

 

 

《瞒天计划》中,阿姆斯特朗被描述成一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从一开始他压根就不是一个骑自行车的料,从身体素质角度看,他压根就不可能获得超一流的成就。而且,他所处的时代中,又普遍存在着使用兴奋剂的问题。因此,阿姆斯特朗几乎没有任何希望能够脱颖而出,也因此,他必须要使用兴奋剂。不仅阿姆斯特朗使用兴奋剂,在他的带头下,那所在的车队上下也集体使用兴奋剂,联合起来编织了一个压根就不该存在的神话。

 

不过,在数次的尿检中,阿姆斯特朗都没有被查出过呈现阳性的纪录。他使用的兴奋剂是特殊的,单纯的尿检不足以检测得到。而且,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成立于1999年,早期的检测手段也不够完备,因此阿姆斯特朗得以在数年内逃脱检查。

 

 

阿姆斯特朗使用的兴奋剂是EPO,这是促红细胞生成素(Erythropoietin)的英文简称。这是一款用于患肾病贫血的病人使用的药物。EPO是哺乳动物调节红细胞生成的主要调控因子,能够刺激骨髓造血功能,及时有效地增加红细胞的数量,从而提高血液的携氧能力,使红细胞比积增加至55%~60%(一般人仅为37-49%)。另一方面,体内更多的EPO意味着能够增强机体对氧的结合、运输和供应能力,有利于在高强度竞技时,改善缺氧状态,促进肌肉中氧生成,从而使肌肉更加有力、工作时间更长。对于体育运动来说,尤其对于自行车运动或者铁人三项等耐力型运动员来说,其骨骼肌纤维类型中慢肌纤维比例较大,骨骼肌工作主要依靠有氧代谢方式供给能量,供氧能力的强弱直接影响骨骼肌的工作效率,因而如果使用EPO来提高骨骼肌的工作效率,效果是显而易见的。阿姆斯特朗在接受法国《世界报》的采访,被问到如果不使用兴奋剂,是否还能取得好成绩,他这样回答:这要看你打算赢的是什么比赛,如果是环法自行车赛,不用兴奋剂不可能赢。因为,环法自行车赛是对耐力的考验,氧气在此具有决定性,EPO是不会帮助一名短跑选手赢得100米胜利,但对1000米跑选手则是决定性的,这很明显。

 

 

EPO主要由肾皮质肾小管周围间质细胞和肝脏分泌而成,但肾外组织(如肝)也能产生一部分(5%~10%)EPO。而且与一般内分泌细胞不同的是,肾细胞内没有EPO的储存。作为一种激素,EPO兴奋剂与人体自然生成的促红细胞生成素几乎没有区别,而且注射后会较快地从人体中消失,这些都给检测增添了难度。这也是早年阿姆斯特朗能够得以逃脱检查的主要原因,因为那时候的检测手段并不够丰富。

 

体育比赛使用兴奋剂,首先违背了公平原则。使用了兴奋剂的运动员相当于在体内安装了马达,使其他普通运动员在起跑线上就先输一步。其次,兴奋剂对人体存在危害。还以EPO为例,假使给一个血流比溶度在37-49%的正常范围内的健康人使用,那么他的血液中红细胞百分比会变得很高,达到50-55%,使得血液粘滞度急剧升高,增加了血栓、中风和心脏病突发的机会。由于无法直接检测,据猜测一些荷兰赛车运动员莫明其妙的死亡可能与红细胞生成素有关。其他比赛,像马拉松,一个由于滥用EPO使他的血球容量达60%的马拉松运动员,当他在炎热的天气中出发时,灾难就已降临。在赛跑的后半程、由于脱水使血流比容度升至65%甚至70%,急剧地增加了发生血栓的可能性。

 

 

在《瞒天计划》中,从头至尾,阿姆斯特朗被描绘成一个沽名钓誉的小人,为了成绩不惜一切代价,为了自己不惜牺牲整个团队。反而是揭发阿姆斯特朗的队友弗洛伊德·兰迪斯(Floyd Landis)反倒因为宗教信仰,他的忏悔具有了一些人性的光辉。而对于阿姆斯特朗,《瞒天计划》并没有挖掘出他复杂的内心世界,实际上现实中他在慈善方面做的相当不错,这个与兴奋剂无关,理性获得赞赏,但电影中也只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如果没有本·福斯特精彩的演绎,这个影片将会变得很差。而对于本·福斯特来说,这无疑是他职业生涯中最为重要的角色之一,翻看他的履历,真正让人记得住的角色本来就不太多,只有《决战犹马镇》《信使》还算可以。有了这一部打底,希望他能够有不错的表现。在即将到来的《赴汤蹈火》就是一部口碑非常不错的影片,他作为三主角之一(另外两个是杰夫·布里吉斯、克里斯·派恩),不知道他的表现如何,充满期待。

 

*原微信公号被封,欢迎关注新号:邑人光影(yirenfilm)

该片热门影评:

瞒天计划: 天呢,那个阿姆斯特朗居然是个骗子!

  知名的阿姆斯特朗有两个,一个是首..

邑人评分7.2

禁药谎言[瞒天计划] 香港预告片

车神岩士唐是抗癌勇士,也是单车..

革角力

【蓝光发行】自行车运动代表人物阿姆斯特朗传奇一生手《瞒天计划..

《瞒天计划》The Program Studiocanal..

nicktime

更多 3 条评论
99彩票网址多少 秒速牛牛官网 人人红彩票app 秒速牛牛玩法 宾利公众号系统 天津福利彩票网 山东群英会 秒速牛牛计划 幸运飞艇玩法 在线快3平台